当前美国孤独症儿童教育面临的挑战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来源:胡晓毅.当前美国孤独症儿童教育面临的挑战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比较教育研究

随着孤独症患者人数的逐渐增多,这一曾经被认为是低出现率的残疾类型,在当今已成为最为普遍和高发的发展性障碍。其实,自 1943 年肯纳医生发现孤独症谱系障碍以来,对它的有关鉴定标准、表现特征以及适宜的教育干预方法的争论就没有中断过,孤独症儿童的教育被认为是美国特殊教育界最有争议的话题之一。

由于孤独症儿童所表现出来的高度异质性、奇特刻板的行为特征、难以衡量的智力水平、令人费解的沟通与思维形式、琢磨不定的社会交往缺陷,更给教师带来了莫大的挑战。美国特殊教育学者在近 20 年里,呼吁并积极推广采用循证实践的原则来帮助教育者和家长选定适宜的教育方案,但仍面临着复杂及严峻的挑战。

编者将根据在哪里教、谁来教、教什么以及怎么教,来分别梳理和阐述当今美国孤独症儿童教育所面临的挑战。这些挑战也是当今我国孤独症儿童教育急需要解决的主要议题,清楚地认识这些挑战,可为我国开展孤独症儿童教育工作带来参考和借鉴。


1

在哪里教——教育安置形式缺乏相应的支持保障体系

20 世纪 80 年代,特殊教育学界开始了关于孤独症儿童安置形式的争论,焦点就是是否应该让孤独症儿童进入普通班接受教育。支持融合教育的学者认为,孤独症儿童可在与健全同学交往的过程中,提升其社会交往的技能。反对者则认为,密集的一对一回合式教学更利于孤独症儿童认知发展和良好行为的塑造。

这场安置形式的争论一直延续到现在。虽然随着《残疾人教育法》的实施,越来越多的孤独症儿童进入到普通班中,但很多孤独症儿童仍需要从普通班中抽离出来进入特教班或资源教室。由于公立学校无法在普通教室提供高质量、高密度的一对一的应用行为分析训练,瀑布式的教育安置形式呈两极分化状:要么是普通班的教育安置形式,要么就是隔离式的特殊安置形式。

当今美国孤独症儿童的两种主要安置形式仍各自遇到了极大的挑战。普通班的融合教育形式的挑战主要是以下几点。

孤独症儿童无法积极地主动参与到普通班的教学课程中

有研究表明,普教教师缺乏时间和专业知识去为中重度的孤独症学生反复提供密集、清晰、详实的教学内容。虽然很多轻度孤独症学生可以取得令人满意的学业成绩,但他们在自我管理、自我照料以及适应性行为上都出现了问题,而在隔离式的结构化安置形式中,孤独症学生在问题行为、社交能力以及功能性沟通方面要更为出色。

孤独症儿童无法和健全同学形成互惠的同伴关系

融合教育的支持者主张孤独症儿童可以在与健全同学的交往过程中,逐步习得社交技能,以同伴帮助的一帮一辅导、同伴介入的干预、合作式学习等教学形式在近年来蔚然成风,并取得了积极的效果。然而研究也发现,若普教教师不能有效地支持同伴接纳和辅导孤独症儿童,孤独症儿童很难主动建立互动互惠的同伴关系。

此外,虽然大部分普通学校为每一名孤独症儿童配备了一名教育助理,但若没有普教和特教老师的指导,教育助理往往成为陪伴孤独症儿童学习的最主要的“同伴”,并日益形成孤独症儿童 的“习得性的无助”,这种对成人的依赖也被学者讽刺为一种美国当今“最为受限制的隐形的安置形式”。

融合教育的支持保障体系的不完善,使得孤独症儿童不能从普通班级教育中获益。

2005 年,一名孤独症学生的自传文章显示,由于普通教室环境无法满足孤独症儿童感知觉方面的需求,让其感到了莫大的压抑与焦虑。此外,很多中重度孤独症儿童无法应对日常作息变更、教学人员变化以及非结构化的教学环境。轻度孤独症儿童,包括亚斯伯格症儿童在近年来成为在学校被欺凌的对象。

相比较融合教育的安置形式,隔离式的特殊安置形式更能够帮助教师实施高度个别化的教育。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很多孤独症学生无法泛化在隔离环境中习得的各种技能,尤其是社会交往和功能性沟通技能,也无法应对隔离环境之外的各种环境,甚至包括家庭环境以及社区环境。此外,隔离式安置形式带来昂贵的教育支出。


2

谁来教——教导孤独症儿童的专业人员技能与知识的薄弱

伴随着日益增长的孤独症儿童是专业教师和相关专业人员的匮乏,这是困扰美国孤独症儿童教育的第二大挑战。

首先,很多孤独症儿童的教师缺乏用于孤独症教学的循证实践的技能,无法根据个体差异极大的孤独症儿童提供合适、有效且高质量的教学。

其次,随着循证实践在孤独症教育研究中的推广,教育部要求:孤独症儿童的教师应采用经过循证实践所证实有效的干预方法,但结果是特教教师缺乏专门的循证实践教学的培训和经验,缺少基本的教授孤独症儿童功能性技能和知识的训练,这也会导致特教教师往往只能依据自身的专业基础和经验来做干预,直接影响教学效果。

再次,孤独症儿童由于其感知觉和运动技能的异常,需要大量相关专业人员,如应用行为分析师、作业治疗师、物理治疗师、言语治疗师等,而很多学区缺乏这些专业人员,造成几个学校甚至几个学区共用相关的专业人员,因而无法保证孤独症儿童个别化教育计划的实施。

最后,孤独症儿童的家长缺乏专业技能的培训。由于孤独症是一个终身性的广泛发展性障碍,家长在教育和照看孤独症儿童上十分重要。

此外,很多家长急需专业人员的持续指导和咨询服务,以应对家中孤独症子女突然出现的各种措手不及的情况。


3

教什么——缺乏系统、全面、综合的教学内容体系

对个体差异极大的孤独症儿童来说,教什么是美国特殊教育学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在 20 世纪 80 年代应用行为分析盛行之时,孤独症儿童的教学内容主要围绕着孤独症的三大核心缺陷领域,即沟通、社交和问题行为矫正与适宜行为的塑造。

然而,学者发现仅仅围绕着这三大核心缺陷是远远不够的,这是由于孤独症是一种广泛性发展障碍。在现实中的任何一个孤独症儿童往往存在着多种障碍,需要同时发展的能力也很多,而不同能力彼此之间又相互影响。为此,学者们提出进行全面、综合性的教学方案的设计,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教育训练:


运动力(包括运动计划性与协调性、精细动作以及粗大动作的训练)


动作(包括手势)模仿、认知(阅读、数学等学科)


功能性生活技能(包括做家务、日常生活管理寻求帮助、游戏和休闲等)


认知(阅读、数学等学科)


感知觉适应方面的干预

美国教育部投入了大量的科研经费进行了若干个全国示范性的试点工作,但也困难重重,效果参差不齐。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这种综合性的课程方案,需要把多种干预方法和技术整合使用,针对孤独症儿童的多种缺陷和发展目标而设计,以此提高孤独症儿童的整体发展水平,这就为教师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第二,目前的教学内容仍比较忽视孤独症儿童的主动参与性的培养,但研究发现,只有当教学内容的实施均强调用自然的强化物,系统的训练和精心设计的、有不同难度的任务时,才能不断保持和提升孤独症儿童参与的欲望和主动性。


4

怎么教——教学策略的实施质量仍有待提升

就教学策略或干预方法而言,在过去的 30年里,已经形成了数十种针对各个年龄阶段孤独症儿童的干预方法,这使得家长和教师感到迷茫,为此,2009 年美国孤独症研究中心出版的《国家孤独症发展报告》,详细阐述了孤独症的教师和临床专业人员应采用循证实践原则,使用已经证实有效或正在形成有效的干预方法。

     然而,若教师只是因为其科学有效性而机械、盲目地使用某种干预方法,而不深究为什么采用该种方法,不了解其方法背后的理论基础和干预着重点,也不发掘教师自身的创造性,则往往达不到循证实践的目的,也无法真正根据孤独症儿童的特点挑选和甄别适宜的干预方法。此外,经循证实践证实的教学策略也需要在经过调整和精心安排的教学环境中实施才能达到积极的效果,很多教师忽视对教学环境的改造和调整,比如结构化的教学环境。

     如何营造一个富有人性的、可预知的、结构化的教学环境,并配有自然、丰富的强化物,把循证实践所证实的干预方法或元素,结合孤独症儿童的需求和优势,嵌入到一个全面、综合的教学内容设计中并有效贯彻实施,是目前美国孤独症儿童教学设计和课程开发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5

启示

孤独症儿童的教育应该在他们最适宜的环境中进行,而这是因人而异的

美国孤独症儿童教育安置形式的挑战,主要集中在融合教育与隔离式教育的安置形式之争。无论是哪种教育安置形式,都要考虑两个核心问题:

第一是孤独症儿童的复杂的特征以及高度的个体差异性所带来的需求多样性。

第二是明确给孤独症儿童提供教育的目的,这直接决定如何制定适宜的个别化教育计划目标、课程与教学内容以及提供强大坚实的支持保障体系,确保孤独症儿童能在其适宜的教育环境中接受适宜的教育。

每个孤独症儿童都需要有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员为其提供教育等专业服务

利用高科技辅助技术,如网络及视频呈现技术,并配备高校科研人员的巡回指导,是美国当今对教师进行实践操作能力培养的主要发展趋势。

我国日益增多的孤独症儿童的社交、行为、沟通障碍给培智学校的教师以及普教教师带来巨大挑战,高校与基层学校合作已成为必然趋势。采用多样化的培训形式(包括短期集中培训、网络课程以及视频实时指导)对在职教师进行孤独症实践操作能力的培养,比单纯的一年两次到三次的集中骨干教师的培训效果要积极和持久。

此外,我国缺乏对我国目前仍无法为一个残疾儿童组成一个多学科专业人员的团队。而美国大量研究实践表明,只有建立一个多学科专业人员团队,才能确保孤独症儿童个别化教育计划的有效实施。为此,我国不仅要建立和扶持孤独症学科专业人员的建设,也要为服务于孤独症儿童的其他专业人员以及家长提供进修和培训的机会。

最有效的、有研究基础和证实的干预策略必须实施以保证教学的有效性

     很显然,不是所有的干预和教学方法都适合于所有的孤独症儿童。美国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的发展历程以及面临的挑战表明,没有哪一种方案比其他方案更适合于所有孤独症幼儿,也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只能从中找到一些共性的、有效的方案设计与实施的元素。利用这些成功元素,依据我国的文化与语言特征、孤独症儿童的教育安置形式、师资特点以及家长参与力度,开发出适合我国的孤独症儿童综合性的课程与教学方法,是未来孤独症儿童教育的发展趋势与难题。

     我国学者在借鉴美国的孤独症循证实践的时候,需要切实考虑我国目前的安置形式的单一性、文化差异、配套支持体系的缺乏、专业人员不足等现实难题,也需要不断创新与突破,寻求解决我国如此众多的孤独症儿童最为现实的问题“教育工作者如何提供让他们感到快乐的、有效的干预”。